近日社交网络上出现大量照片显示,12月13日晚

近日社交网络上出现大量照片显示,12月13日晚天津网友上传于12月13日22:36(或为朋友圈转贴,无法证实是否在天津拍摄到)

近日社交网络上出现大量照片显示,12月13日晚四川绵阳网友上传于12月13日19:19(可能是转帖)

近日社交网络上出现大量照片显示,12月13日晚 网友在飞机上拍摄,上传者可能是民航飞行员,上传时间12月13日23:48,网友称事情发生时间是上传照片的两个半小时前,左侧亮点为月亮

近日社交网络上出现大量照片显示,12月13日晚敦煌网友上传,12月13日20:03,拍摄时间19:19

近日社交网络上出现大量照片显示,12月13日晚 根据民航禁航通告绘制的禁航航线图以及敦煌附近目击报告地点叠加图片。有网友分析认为,12月13日19:00~20:00敦煌的月亮方位角约为230~240度,高度约为10~15度。从UFO与月亮的相对位置可以推测,UFO位于敦煌以西

新闻延伸:中国上月成功试射全新反导武器

据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网站称,美国防部认为,中国11月1日发射的是一枚“反卫星导弹”,但也有迹象表明这次试射也有是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末段拦截”试验的可能。

11月27日,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六院官方网站新闻动态栏目发表了文章《一位固体发动机设计专家的欢喜与悲伤》,表彰了中国航天科工六院武器型号总设计师常肖平为了今年11月1日的试射,没能赶回飞行试验基地几千里之外自己父亲病床前,见父亲最后一面的感人事迹。

在被总设计师“忠孝不能两全”的事迹感动的同时,文章中部分文字透露的信息却可以让我们了解到受到世界瞩目的11月1日试射的一些情况。 据报道,今年11月1日,中国和美国相隔四个小时,几乎同时进行了反导\反卫星导弹试射,引起世界瞩目。关于中国这次试验的实际性质,媒体产生了不少争论。根据试射中导弹在空中留下轨迹的形态分析认为,这可能是一次使用具备中段拦截能力的导弹进行末段拦截的试验,因此导弹在空中做了大幅度的“翻滚”——美国方面把这种机动称为“能量控制机动”。而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报,称美国五角大楼根据观察到的导弹弹道,认为这更像是一次“反卫星”导弹试验。

而航天科工集团官网前述报道中的部分文字则是对这次试验真实性质的一个侧面报道,文章中提到: “刚刚过去不久的11月1日,是一个让常肖平终身难忘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他作为国家某重点武器型号固体发动机的总设计师和技术总指挥,不仅在靶场亲眼目睹了该发动机首次试飞时壮观的场面,也再一次享受了首飞成功后的喜悦。这种喜悦从他2002年担任41所副总工程师、从事发动机设计工作以来,他已经享受过许多次。”

“10月8日,常肖平年迈的父亲不慎摔倒,造成股骨骨折,需要手术治疗,并将手术的日期确定在12日。可就在11日,常肖平不得不离开次日将要做大手术的父亲,前往千里之外的靶场。因为,协调、处理发射前发动机的技术问题,沟通与其它部件的装配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而将要进行飞行试验的武器型号是国家的一个重点预研型号,作为该武器型号‘心脏’与动力发动机的总设计师,而且是该发动机研制的技术总指挥,靠前协调指挥,历来是他一贯的工作作风。”

“……10月12日,当告知发动机检测、验证通过……” “10月26日,常肖平父亲在缓慢中渐渐好转出院了。29日,常肖平又要到靶场了,由他设计的又一武器型号发动机将要在更遥远的靶场进行首飞试验,但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向家人张这个‘请假’的口。从外地来伺候父亲的大哥也是一位从事军工的人,他从不断接听电话的弟弟口中,大概了解了弟弟肩上担子的沉重,理解了弟弟这位从事航天事业31年人的苦衷,对他说,妈也知道你事多,你出差去吧。”

根据上述报道,可以推断,11月1日进行试射的火箭是一种全新研制的新型导弹,可以排除此前猜测称这是已经定型的“红旗-19”反导拦截弹的可能。同时可以推断,这次试射的目的是验证新型火箭发动机,而导弹整体尚处于预研阶段,因此试射可能是一次验证飞行,可能旨在验证发动机和控制系统。

  美国中国防务问题专家理查德·费舍尔在11月23日我国第六次高超声速滑翔飞行试验后,曾表示美国掌握的信息显示中国正将源于东风-26中远程弹道导弹的新型火箭技术进一步推广到反导导弹和远程导弹上,他专门提到11月1日试验中观察到了这种新型发动机。

航天科工集团是东风-26中远程弹道导弹的主要研制单位之一,也是射高超过10000公里的“鲲鹏7号”探空火箭(美国称“鲲鹏7号”是可以攻击38000公里同步轨道卫星的新型反卫星导弹)、“快舟1号”快速响应运载火箭的研制单位,西方媒体报道称,美国情报部门认为这几种火箭和导弹的技术均系出同源。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