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这是一次历尽沧桑的握手,此时此刻,半个

1

1923年,刚满17岁的吕正操义无反顾地告别了父母,离开家乡,参加了东北军。他先在张学良的卫队旅当兵,由于他精明强干,勤奋好学,机敏干练,颇得张学良的赏识,被选送考入东北讲武堂深造。从讲武堂毕业后,吕正操就在张学良身边工作,曾担任张学良的少校副官、少校秘书,后又被张学良委任为中校参谋处长、团长。

1936年12月12日晨,张学良和杨虎城率领东北军和西北军在西安发动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当时,吕正操正在张学良公馆担任内勤。在那惊心动魄的日日夜夜里,吕正操有机会亲耳聆听周恩来富有远见卓识的见解和谆谆不倦的感人教诲,亲眼目睹了周恩来等共产党人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作出的艰苦努力,他完全赞同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并对周恩来等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和浩然正气敬佩不已。不久,他率领东北军六九一团走上了抗日之路。1940年,已被蒋介石软禁起来的张学良还让其四弟张学民给自己十分器重的部下,时任八路军冀中军区司令员的吕正操捎话:“必之(吕正操的字)这条路走对了”。

2

岁月冲淡了多少往事,却冲不淡两位将军彼此的思念。1984年6月,张学良的五弟张学林的女儿张闾蘅从香港来北京洽谈商务,特意登门探望了吕正操,向他介绍了张学良在台湾的生活情况。张闾蘅说:“我大爷知道我经常来大陆经商,一次聊天时跟我讲,在大陆有两个部属他十分想念,一个是吕正操,一个是万毅,让我找机会代表他去看望看望。”得知张学良近况后,吕正操十分高兴,在张闾蘅离京回港前夕,特意托她给张学良带去一副健身球和几听上好的新茶,表达祝福和挂念之情。

从此,张闾蘅就像一位友谊的使者,频频往来于海峡两岸,为吕正操和张学良传递信息。1987年初,张闾蘅再次来京,带来了张学良赠给吕正操的诗一首: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此中有真意,欲辨已无言。张学良摘引了陶渊明《饮酒》“结庐在人境”篇中的句子,集诗一首,抒发了他晚年久居林下、不慕荣利、甘于淡泊、寄情山水的闲适恬淡心境。

吕正操也用同样的方法,从陶渊明的《读山海经》“精卫衔微木”篇中摘出句子,略加改动,集成一诗回赠给他: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徒设在昔心,良辰知可待。他希望张学良振奋精神,相信曾为之奋斗的理想一定能够实现。并又录旧作《浙东纪行》赠张学良:“思君常恨蓬山远,雪窦双楠盼汉公”,期待他早日归来,旧地重游。

此时,张学良在台湾的处境有所改变。1991年3月10日,张学良偕夫人赵一荻悄然飞赴美国探亲。得知张学良赴美的消息后,吕正操先委托张闾蘅去美国听取张学良对他赴美与之重逢的意见,当获知张学良希望吕正操能去美国见面后,4月30日,中共中央决定委托吕正操代表党和人民赴美看望张学良将军。

3

1991年5月23日,吕正操一行5人乘机飞向了大洋彼岸的美国西海岸名城旧金山。在这里,他们先会见了张学良将军的夫人赵一荻女士。因张学良将军已去纽约,5月25日下午,他们一行又飞抵纽约。

5月29日这一天,阳光格外明媚,湛蓝的天空洁净如洗。吕正操一行在张闾蘅的陪同下,乘车直奔著名的曼哈顿公园大道已故的国民党前中央银行行长贝祖贻的公寓。张学良在纽约就住在贝太太家。

身着整洁西装等候在电梯口的张学良,见吕正操走出电梯,一眼便认出来了,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吕正操的手。

经过半个多世纪漫长的思念,这两位老人的手终于又握在了一起。进屋落座后,吕正操送上了从北京带来的一整套张学良喜爱的《中国京剧大全》录音带和著名京剧演员演唱的京剧带,以及当年新采制的碧螺春茶叶,还有画家袁熙坤先生为张学良赶画的肖像和一幅由书法家启功先生亲笔书写的贺幛,作为九秩大寿的生日贺礼敬献给张学良将军。贺幛上书录的是张将军的一首小诗:“不怕死,不爱钱,丈夫绝不受人怜。顶天立地男儿汉,磊落光明度余年。”张将军视力较差,他掏出一个类似半个水晶球大小的放大镜,认真仔细地鉴赏启功先生的墨宝。两人的谈话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进行。张将军幽默地说:“我可迷信啦,信上帝。”吕正操接着说:“我也迷信,信人民。”张将军笑着说:“你叫地老鼠。”吕正操说:“地道战也是人民创造的嘛,我个人能干什么,还不都是人民的功劳。蒋介石、宋美龄都信上帝,800万军队被我们打垮了,最后跑到台湾。 ”张将军随即插话:“得民者昌!”吕正操紧接着说:“那还是靠人民群众!”离别几十年了,话哪里一下子讲得完,不知不觉已到中午,吕正操欲起身告辞,贝太太热情挽留他们共进午餐。

5月30日下午,吕正操和张学良将军在曼哈顿一家新开业的瑞士银行总经理办公室第二次见面。这次是他们两人单独谈话。吕正操首先向张学良郑重递交了邓颖超同志的信,并转达了中共中央对他的问候。在信中,邓颖超受邓小平委托,诚恳欢迎张将军在方便的时候回家乡看一看。张将军没有使用放大镜,脸几乎贴到信纸上,一字一句地认真看着。当看到末尾邓颖超的签名时,他说:“周恩来我熟悉,这个人很好,请替我问候邓女士。”沉思了片刻,他又说:“我这个人清清楚楚地很想回去,但现在时候不到,我一动就会牵涉到大陆、台湾两个方面……我不愿意为我个人的事,弄得政治上很复杂。”他表示要写回信。不久,他给邓颖超亲笔复信,其中写道:“寄居台湾,翘首云天,无日不有怀乡之感,一有机缘,定当踏上故土。”在和吕正操的交谈中,张将军还引用了“鹤有还巢梦,云无出岫心”两句话来表达他想回来看看,又不愿过分张扬的心情。这次见面谈了3个多小时,吕正操介绍了祖国大陆的一些情况。然后,吕正操和张学良将军一道,驱车前往饭店,参加张闾蘅的妹妹张闾芳为他举行的祝寿宴会。为了避免外界猜测干扰,吕正操决定不出席6月1日的公开庆寿活动。于是,借暖寿之机,吕正操代表大陆同胞祝张学良将军健康长寿,早日返回家乡。张将军痛快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5月31日和6月1日晚上,旅美华侨先后两次为张学良举行祝寿宴会。吕正操送的贺幛被张将军特别悬挂在6月1日宴会大厅内显眼的地方,正式向外界透露了吕正操赴美为他祝寿的消息。阎明光代表大陆亲朋故旧出席了寿宴,张将军消消托她转告吕正操,希望再见面详谈一次。于是,吕正操邀请张学良将军6月4日下午到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李道豫大使的别墅做客。那天,张将军在阎明光、张闾蘅陪伴下来到别墅,给吕正操带来一包台湾产的凤梨酥。这次谈话,涉及的范围更广,从过去、现在到将来,从政治、经济到人物,再到海峡两岸将近半个世纪的风云变幻,张将军一一随口道来,而且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张将军尤为关心祖国统一的问题。他说:“我看,大陆和台湾将来统一是必然的,两岸不能这样长期下去,台湾和大陆总有一天会统一,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吕正操向他介绍了中国共产党实行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祖国的政策。张将军表示,愿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尽点力量。他说:“我过去就是做这件事的,我愿保存我这个身份,到那一天会用上的。我虽然90多岁了,但是天假之年,还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很愿意尽力。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愿意为中国出力。”

在吕正操将军的客厅里,摆着一帧他与张学良将军在纽约会见时的合影。照片上的两个老人神态千异,似乎都在沉思。但他们都怀有一个共同的心愿,那就是祖国的和平统一。照片下,吕正操挥笔题写了“沧桑五四载,今日得重逢”10个字,这几个平常的汉字,蕴含了多少历史的沉重和人生的无奈啊!

从西安到纽约,其间经历了漫长的54年,从重逢到现在,岁月又悄然流过了8个年头。人生苦短,有多少人在盼望着张学良将军回到阔别数十年的故国河山,来祭扫他父亲的坟墓,看望他想念的东北父老。

寥廓海天,不归何待?!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