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白晓雯】“台湾当局

据台湾《中国时报》30日报道,国民党“立委”蔡正元29日在“立法院”质询时称,萧万长担任“行政院长”时期曾与对岸签订密约,准备将兰屿核废料迁往大陆,但多种利益角力导致台湾迟迟不履约,比如说台电持续选址,有人可以从中赚取评估费,而核废料场址施工承包若移到中国大陆,“这块肥肉就飞了”。蔡正元透露,今年大陆再度向台方表明愿意处理核废料,预计把核废料移至甘肃省的储存场永久存放,“这么做对台湾没有不好”。

台“经济部长”张家祝回应称,台电公司确实曾与大陆签署备忘录,但2000年政党轮替后,两岸关系紧张,此案没有继续,近来台电与“经济部”在岛内选址遭遇很大困难,境外、境内都是努力的方向,“我方与中国大陆所签的合约还是有效的”。“行政院长”江宜桦也称,他看过这份公文,但没有看过合约内容,当局在谈核废料处理时,境外、境内的储存场都有考虑,但必须考虑的相关因素很多,包括美国的意向、大陆是否维持原先的想法等,“不排除任何可能”。

核废料处理一直是岛内一大难题。上世纪80年代,台湾相继建成3座核电站,每座核电站年产4.5万桶固体核废料。早在1979年,台当局就开始在距本岛约70公里的兰屿兴建核废料储存设施,该岛面积仅45平方公里,居民都是达悟人。为了顺利转移核废料,台“原子能委员会”对兰屿部落长老隐瞒真相,说要建造“罐头厂及军港”,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直到1982年5月首批288桶废料运到兰屿后,当地居民才发觉上当。随着时间推移,不少废料桶开始腐蚀,导致核物质外泄,当地妇女屡屡生下弱智儿和畸形儿。愤怒的兰屿居民开始采取激烈抗争方式,且得到民进党支持,国民党被迫承诺2002年前将核废料全部运回本岛。但有关部门选出的5处储存地点均遭当地人强烈抵制。

台湾转而向海外寻找合适的埋藏地,先后与俄罗斯、马绍尔群岛接触未果。1996年9月,事情出现转机,朝鲜主动向台湾提出可帮助后者处理核废料,次年台电公司公布双方合作将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台湾1999年向朝鲜运送6万桶核废料,支付7500万美元处理费;第二阶段再向朝鲜运送14万桶。台当局与朝鲜合作除了处理核废料外,还企图通过与朝接近,给中韩关系打进一颗“钉子”。台朝核处理协议一经公开,立即遭到韩国的强烈反对。在美国的干预下,台当局不得不将核废料运输计划“高高挂起”。

此后,岛内屡次传出与大陆合作处理核废料的消息。2002年,财团法人台湾技术服务社透露,该机构正与大陆有关部门商谈签订“污染性物质提取或处理协议书”,由大陆代为处理包括兰屿核废料在内的所有台湾核能电厂所产生核废料及台湾境内汞污泥。台湾技术服务社总经理吴颖虎称,如果该计划得到台湾相关部门的同意,将先用船将废料运至上海,再从上海用火车运往广东的储存场,估计只需4条船就可在45天内将兰屿9.7万桶的核废料运完。2011年3月,台湾媒体报道称,台电董事长陈桂明赴大陆,商议要把台湾的一些核废料放在甘肃。时任“行政院长”吴敦义则回应称,始终没和大陆正式谈这种事,“把核废料放在面积辽阔,且有许多核废料要处理的国家,这是很合理的”。至于中国大陆是否为选项之一,吴敦义表示,如果合乎面积辽阔且本身也有核废料要处理这个标准,就是台湾寻找的适当对象,不会排除大陆。今年4月,东森新闻又报道称,中国核工集团在甘肃省的核废料储存场已经向台电表达愿意接纳核一、核二厂的所有核废料。

有岛内分析称,虽然岛内舆论看好与大陆合作处理核废料的可能,但这牵扯到敏感的政治问题,而且涉及两岸的法规以及技术比对等,要合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编辑:SN100)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