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工商部门2009年便开出绿灯,允许企业申

醉驾入刑后代驾“迎春”?

2009年9月10日,朱学仕一直牢记的日子。

从那天起,本市工商部门开始接受代驾业务登记注册申请,代驾公司终于有了“准生证”。5天后,朱学仕和朋友王剑通过工商注册,合伙成立上海首家酒后代驾专业公司——伴君行汽车驾驶服务有限公司。

手握“准生证”,冬天却开始了。创业初期生意惨淡,“有时一连几天,热线电话始终闷声不响。平均每天只能接一两单生意,属于赔本赚吆喝。”朱学仕介绍,虽然公司无需备车,但前期投入并不少。租办公场所,招聘司机、接线员、业务员,在网络搜索引擎和传统媒体做宣传,样样要花钱。

2011年5月1日,朱学仕感受到了第一缕“春风”。

这天,全国实行醉驾入刑新规,间接催热代驾。“五一”期间,公司日均业务单能达到十七八个,是往年节假日的好几倍,电话咨询者也大增。“春天来了,请千万别在报纸上提‘寒冬’这些字眼,行业越说越冷。”朱学仕说,目前生意渐好,平时每天能接8至10单。周末会翻番,已能保本经营。

公司宴客,把代驾当礼送

近两个月增加的业务量中,团体消费占大头,代驾成了不少公司宴客时附赠的独特礼物。

一家外地装潢公司来沪拓展业务,主动找上门。“我们签了长期合同,他每次招待客户,都会送代驾服务,酒桌上能少一些顾忌。”朱学仕介绍,还有一家豪车企业不久前答谢客户,提前两三天电话预约,一次就请了50个代驾司机。

酒店是另一个顾客来源。“全市已有40多家和我们合作,店内摆放代驾的宣传画和台卡,工作人员也会向客人主动推荐。”他说,酒店不参与代驾收入分成,但同样有利可图,因为“有代驾当后盾,他们就能多推销酒水。”

散客近来也略有增加,其中有不少回头客。朱学仕透露,公司最铁杆的顾客,是一家上市企业的总裁。“他应酬较多,每个星期都会打来两三次电话,要求我们派代驾司机去接他。”

司机和顾客都需接受审核

为节省开支,代驾公司招聘一些兼职司机,是业内普遍现状。

伴君行现有司机超过100人,其中有不少是兼职。“代驾业务黄金时间集中在晚7时至11时,一个司机一晚最多跑2单。如果只为了这几个小时聘请专职司机,在行业起步阶段,不现实。”朱学仕坦言。

虽聘用兼职司机,但要求并不低。公司对代驾司机提出了4个条件:驾龄至少6年;本职工作是司机;此前无重大事故,无严重交通违法行为;具有上海市户籍。

“前三项为确保司机良好的驾驶技术和习惯,第四项是为了打消一些顾客的疑虑。他们担心万一遇到纠纷,外地户籍的司机一走了之。”必须满足所有条件,才能通过审核。

顾客也需接受审核,最主要看其醉酒程度。有人打来电话,连方位也说不清,满嘴胡话,这类酩酊大醉者,一般都会遭到代驾公司的拒绝。“没自主意识,签不了合同,还可能威胁代驾司机的安全。”朱学仕说,很少遇到烂醉如泥的情况,大多数顾客饮酒后,意识仍比较清醒。

代驾健康发展需两个条件

从起初的冷清到最近的回暖,朱学仕在这一行已坚持将近两年,公司总业务量达四位数。“到现在为止,还没遇到过纠纷,哪怕是小擦小碰也没有。”但他悬着的心始终未曾放下。“最大风险,不是没生意,而是潜在的意外,任何一次事故,都可能给公司带来毁灭性打击。”

国内目前还没出台关于代驾行业的政策法规,也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朱学仕颇为赞同北京市政协委员苗乐如的观点——代驾健康发展,需两个条件。其一,由一个主管部门牵头,规范行业,全程监管;其二,国家出台经营许可证发放办法,对代驾公司的注册资金、司机保有量和专业程度等方面做出明确规定。朱学仕希望,业内多个企业联手,成立行业协会,资源共享,一起推动代驾行业发展。

朱学仕的另一份期待,关于“代驾险”。有些国家代驾行业起步较早,设立了“代驾险”,出事故后直接由保险公司支付。“我国没这个险种,找过几家保险公司,他们都说暂时无能为力,倒是对代驾业务兴趣更大,愿意在招待客户时与我们合作。”

【记者手记】最后一道防线

采访中,代驾公司负责人朱学仕坦言,普及代驾观念,并非鼓励人们肆无忌惮多喝酒,而是杜绝酒后驾车现象的最后一道防线。如去赴宴,预计可能沾酒,还是应首选公共交通或打车前往,既低碳环保,又对自己和他人负责。“能不开车,尽量别开。”

如果坚持选择私家车出行,比利时的做法值得借鉴。比利时人聚会时,常指定一人当“鲍勃”:不能喝酒,并负责送其他朋友回家。1995年,比利时道路安全研究所发起“鲍勃指定驾驶”活动,如今家喻户晓,过半驾驶员都至少当过一次“鲍勃”。

下次聚餐之前,不妨和朋友先商量一下,今天谁来当“鲍勃”?

【焦点关注】兼职代驾月入几百元

50岁的姜平,晚间兼职代驾2年,平均每周接两三次单,月入几百元,“赚点香烟铜钿”。

开人家的车更当心

“很多人担心安全问题,怕代驾违章或发生事故,其实没必要。”姜平说,“将心比心,开人家的车只会更加当心,比平时开车谨慎得多。”

他强调说,代驾途中会严格遵守交通规则,特别注意控制车速,来应付多种不同车型,“哪怕顾客要求开快车,我也不会同意。就算不为公司,也要为自己考虑,谁也不愿意增加一些没必要的麻烦。”

首选轨交很少打车

常有人问姜平,代驾司机为赶时间,来回常打车,是否会增加顾客的成本?他解释说,许多车主对时间的要求并不高,所以自己很少打车。

“来电预约一般会提前一两个小时,甚至更早。大多数人开车赴宴时,一旦打算喝酒,会先想好退路,不会等到喝醉后才突然冒出代驾的想法。”姜平介绍,他通常能在宴席结束前赶到饭店,他等客人的次数远多于客人等他。

轨道交通是他的首选,“时间充裕,况且晚高峰出门,坐轨交可能比打车更快。”

先查车况再签合同

开始代驾服务前,他会仔细检查车况,观察外观是否有损,并由车主签字确认。签书面协议是必不可少的环节。合同上列出多种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并写明双方各自承担的责任。

“我咨询过律师,只要车主有起码的行为判断能力,代驾协议就具有合同的法律效力。能保障双方合法权益,避免不必要纠纷。”姜平介绍,代驾收费明码标价,10公里内100元,往上大致以每公里10元递增。晚11时后,加收30%,“主要用来补贴司机,有时太晚了只能打车回家。”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编辑:SN026)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