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 (记者 李斌)“庆父不死,鲁难未已;考试

朱永新说,中国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序幕在1999年6月被拉开后,至今已过去10多年,新课程改革的实验和探索也走过了10年,“但是,很坦率地说,轰轰烈烈的素质教育依然是轰轰烈烈,扎扎实实的应试教育依然是扎扎实实。”他认为,由于缺乏和素质教育以及新课程改革相配套的评价机制,缺乏有效的考试方法,我们的学校和老师依然为分数而教、为分数而学。“现行考试评价制度不但没有起到应有的推动素质教育改革和课程改革的作用,反而在发挥着破坏性的作用。”朱永新说,对考试和评价制度的变革已经成为当今中国教育的一项非常紧迫的任务。

在这个以“新评价”和“新考试”为主题的论坛上,学者们表达了推动评价和考试制度改革的迫切心情。着名教育学者杨东平认为,目前应试教育的状况不仅仅是扎扎实实,而且在“深化和恶化“,它的整体危害性和残酷性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杨东平说,在10多年前国家开始高考扩招的时候,曾有一个预设,即随着高考独木桥的拓展,可以极大地改变应试教育的困境。今天,高考录取率已经达到了75%左右,应试教育却愈演愈烈,与规律不符。其中原因值得深思。“核心问题就是评价和考试制度没有发生相应的改革。”杨东平同时认为,高考制度不能承担所有的责任,因为它“指挥不了小升初,指挥不了幼升小”。

而教育学者熊丙奇认为,要推动考试和评价制度改革,核心是要打破行政部门的垄断。他引用近年来频繁出现的各类考试泄题事件来说明垄断的恶果:不管考试的质量和安全性怎么样,独此一家,别无选择。由于是独此一家,它难以对考生负责,也不会对社会舆论负责。

“如果不打破行政垄断教育和考试的格局,我们的考试是没有竞争的。没有竞争,就不可能有考试评价的提高。没有考试评价的提高也就不可能有教育整体水平的提高。”熊丙奇说,考试和评价要走市场培育的道路,让更多的社会中介机构来竞争。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